商机合作
找项目 找资金 生意经 奢侈品 安徽风物 艺术园地 行走江淮
当前位置:徽商精英网 > 综合频道 > 奢侈品

夫妻联手造假40余年,14幅假画卖了5个亿!整个艺术圈懵了

发布日期:2018-1-26    浏览:3102    

1月19日,

东京电视台网红综艺节目

《开运鉴定团》展出

“曜变天目茶碗”。

五位专家团经商议,

定价2500万日元(折合140万人民币),

并称其为“国宝”。

消息传到福建,

61岁的中国陶艺家李欣红,

一眼就认出这只“日本国宝”:

“是我做的!”

这种碗作为土特产贩卖,

这些年做了1万多个,

每个售价1400日元(折合80块人民币)

“日本国宝”是真是假尚无定论。

不过艺术造假这事,

这里有个登峰造极的故事。

Max Ernst,法国画家,

被称为“现实主义的达·芬奇”,

他一幅画起价500万美元。

而下面这幅被认定为是失传的真迹,

估值到700万美元(4620万人民币)。

看到这个消息,

沃尔夫冈(Wolfgang Beltracchi)和他老婆

笑成一团。

因为这幅画根本不是Max真迹,

而是这对夫妻档

花了几天时间伪造出来的。

伪造的成本,

也不过万分之一。

画上Max Ernst的签名,其实是仿造的

沃尔夫冈,

是这个世界上最嚣张的艺术伪造大师。

有据可查,由他创作的14幅假画,

卖了高达五个亿!

但据他自己说,

14幅只是这是冰山一角。

40年里的时间,他伪造了50多位

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西方画家几百幅画,

不仅有Max Ernst,

还有毕加索、塞尚…

有许多伪作正被当成真迹,

挂在世界各地美术馆

和私人藏家的墙上被人供奉着。

而这个史上最大、反复N次

骗过国际上最权威的艺术品商人、

拍卖行的艺术伪作大案的全部成员,

只有他和他老婆两个人。

沃尔夫冈和太太

沃尔夫冈出生在德国一个乡下家庭。

他爸爸在教堂打工。

自学了一套仿冒手艺,

连教堂要用的大理石,

他爸都能用其他材料仿冒而成。

有其父必有其子。

沃尔夫冈年纪轻轻就走上伪造之路。

14岁时,画出人生第一幅伪作

毕加索的《母与子》。

罗o毕加索巴塞罗那系列- 母亲和孩子

因为不喜欢原画阴沉的氛围,

他在摹本中去除了

覆盖在婴儿身上的斗篷,

让母子间的关系显得更为亲密。

沃尔夫冈临摹

三年后,

沃尔夫冈进入艺术学校学习插画。

他讨厌严谨的学校生活,

于是逃学做起了流浪的嬉皮,

从摩洛哥、巴塞罗那、巴黎到伦敦,

像行吟诗人一样,一边流浪,

一边贩卖自己的小件伪作。

他的“小贩”生涯取得巨大成功。

顾客们都在赞叹这些作品,

甚至有人以为买到了真品。

聪明的沃尔夫冈嗅到了一线商机。

他和妻子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花费数年研究艺术史、

临摹、修复名画...

到最后,沃尔夫冈能一眼看出

画的流派、产地还有年代,

也清楚每个画家的笔触技法。

沃尔夫冈曾自豪地说,

达芬奇、伦勃朗、毕加索...

只要你叫得出名字的画家,

他都能画。

“我会读艺术家们所有的资料,

去他住的地方,试图想象他怎么生活

把自己当成一个演员。“

沃尔夫冈说。

“你必须了解这位艺术家的

过去、现在和未来。

要知道画家会为了什么而感动,

他会花多少时间来完成工作。”

他的画技也是出神入化,

曾有艺术家的遗孀买了他的伪作,

因为她以为,

这是自己死去丈夫的作品!

“你无法完全复制一幅画,

一份复制品永远不可能和原作一样。”

他的独特之处在于,

他并非简单的复制,他是在原创。

别人可能是照着真迹来临摹仿冒,

但他却是以画家的风格画法,

重新创作一幅画,

然后宣称这幅画是画家失传的。

用他自己的话讲,

他能进入画家的脑子里,

穿越时空,用画家的眼睛和手,

画下一幅全新的画。

“如果Max有空的话,

他也会画一样的画。

我只是替他画了而已。”

换句话来说,

这些历史的画家灵魂,

都能轻易上他身。

他对这些画家的风格研究之透彻,

以致于他冒名Max画的一幅画,

被艺术界称为Max最好的个人作品。

佳士得有一年收了他一幅伪作,

立刻用其作为拍卖目录的封面。

就算后面被拆穿了,

佳士得也说,

这幅作品棒到足以成为封面。

沃尔夫冈不是科学家,

却秉持着相当严谨的精神在造假。

为了做一幅伪作煞费苦心。

全程犹如一场高能的电影。

首先,

去跳蚤市场挑选有年代的老画。

文艺复兴以后,

欧洲出现大量以装饰画为生的匠人,

流传下来的老画为数众多,价格也不贵

沃尔夫冈利用这些老画自带的

历史痕迹的画布、画框,

还有背后的经销商盖章,

作为伪造的底子。

接下来,刮掉画布上大面积的颜料,

根据老画的创作年代、

背后印章来源地,

选一个合适的画家,开始作画。

画布上残存的颜料,

也会被整合进新画上。

所用的材料都是自己手工研磨制作。

因为油画颜料的配方

一直都在随着时代变化在改变。

画好之后会惟妙惟肖地签上名字,

他说他已经可以闭着眼

临摹出所有人的名字。

接下来,把画放进自己自制烤箱里,

加速画面老化、形成合理断裂。

烤好后,用熨斗熨平画布,

然后把这个画挂在一个盒子里,

然后在盒子里烧几百根香烟,

让烟味熏进画中。

这会让画闻起来

就像挂在墙上几十年、上百年了。

最后他会轻轻撒上搜集好的旧时尘灰,

好像这画已经继承流传好多年一样。

沃尔夫冈负责画画,

他老婆则负责出去蒙人。

他们一直对外宣称,

这些画是从他老婆的爷爷

从纳粹手里抢救下来的艺术品,

从他们小时候就挂在自己的家里。

如果有人表示质疑,

他们甚至会拿出照片来嘲笑他们。

当然,这张照片是假的。

为了卖自己的伪作,

他和夫人甚至做起了“戏精”,

她的太太会穿上复古衣服,

假装祖母坐在伪作前,

为自己的伪作加码。

严谨缜密的造假流程,

还有无出其右的绘画天赋,

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在各大画廊和拍卖行

顶尖鉴伪技术下蒙混过关。

两个人一直顺风顺水,

直到2008年才意外栽了,

栽的原因也特别出人意外,

因为偷了一下懒。

沃尔夫冈在画一幅

荷兰画家海因里希的伪作时候,

没有用平时的方式自制颜料,

而是直接用了颜料管里的“钛白”。

这幅《红马肖像》因使用钛白而被认定为伪作

结果有个艺术品商人,

将这幅宣称是1914年画的作品收走,

便送到了一个英国

科学分析绘画专家的实验室。

后者用分析了所有的成分,

发现了钛白色颜料的成分,

问题是这东西是在1916年才发明!

这个时候,

艺术史上最大的伪作案,

才被人所知晓。

他们从来没想过,

有人能把伪作画得如此成功,

其创作技巧凌驾于

全世界顶尖鉴赏师之上。

专家开始怀疑自己的专业度,

整个艺术鉴赏圈遭遇了地震级的撼动。

不少中间经手的鉴赏机构还因此倒闭。

他们绝望地说:

“以后如果你想知道手里的画

是真的还是沃尔夫冈画的,

只能撬墓去问死去的艺术家了。”

后来沃尔夫冈被抓起来关了几年,

在狱中服刑期间,

德国对他很礼遇,

允许他在服刑期间,

白天到民间的绘画工作室上班,

晚上再回监狱休息。

出狱之后人们问他:

“知道自己错了吗?”

他的回答相当有趣,也毫无悔意:

“是的,我错了,我不该错用钛白。

嘿嘿。”

还是那么狡黠而自信。

沃尔夫冈说自己还有可能

是在博物馆里挂作品最多的艺术家。

直到现在,

他们常常会在画廊看到自己的伪作,

当初几万块卖出去的画

售价能翻100倍。

每次遇到这种事,

他自己和老婆都觉得特别好笑。

“我就是再画2000幅伪作,

市场也会照单全收。”

在维也纳的Albertina博物馆,

他看到自己的画作在墙上陈列。

这可不是沃尔夫冈的狂妄,

在过去数十年里出自其手的伪作

在西方收藏界、拍卖界

成为香饽饽被追捧,

便是其说这话的资本。

心想:“哈哈!我的画在这里展出,

但没有人知道那其实是我画的”。

沃尔夫冈的过人之处在于,

他的“青出于蓝胜于蓝”:

其伪造的马克斯·恩斯特的作品

《The Forest》,

即便后来被揭发为伪作,

收藏这幅画的人却表示还是会买下它;

因为收藏人说,

“如果马克斯·恩斯特

真的画了这幅画,

应该是其最好的作品”。

《The Forest》

沃尔夫冈让这个默守陈规的世界,

多了很多不一样的意外。

厌恶他的人觉得他毁了整个艺术圈,

恨不得用极刑将他处死。

喜欢他的人也很多,

说他是这个时代的英雄。

毕竟谁不喜欢看天才

将旧有势力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戏码。

世上还有多少幅

沃尔夫冈的伪画在流通?

这是个秘密。

沃尔夫冈说这些事目的不在于钱。

“我做这些也不是为了钱,

毕竟我一直都很有钱。”

“我只是想要轰烈而漫长的人生。”

本文素材来源: Pinterest,小基快跑改编。

小基快跑

 

格力万人空巷抢格力
老乡鸡1000

头版头条

安徽工匠年度人物发布仪式举行
5月13日,由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省总工会、安徽广播电视台联合举办的安徽工匠2021年度人物发布仪式在合肥举行。此次评选出的10位年度人物...[查看全文]

奥巴马

奥巴马

杨元庆

杨元庆